苍临

众爽爽不如独爽爽(*/ω\*)

#早恋组#【后悔药】1.1.1

写在前面:

分线撸得我欲仙欲死的【。一共3300+,上次有将近500,今天只撸了2800的样子,这文力………不行啊T_T

一边撸一边陷入“这么做不对啊”“诶好像只能这么做啊”“不不不这样完全行不通啊”“可是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啊”的死循环里QQQAQQQ

虽然小杰自带天然黑可是这个样子真的没问题么。。。。。。。臣妾已经尽力了【这句话说得很心虚

千错万错都是腐奸的错(╯‵□′)╯︵┻━┻

拜,以上。

 

 

1.1.1

 

脚步声。
小杰眼前的世界渐渐清晰起来。破碎的屋顶漏下星光,将身边的一切都罩上一层灰白色。楼梯也是破败的,与其说是破败,不如直接说是废墟,整座建筑似乎已经被强大的破坏力摧毁了,仅是徒有其表地勉强维持着屹立的假象而已。小杰正处在通向上一层的楼梯顶端,并保持着奔跑的姿态。他控制身体减缓向前冲的速度,然后回头看向那脚步声的来源。
是奇犽。
奇犽正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小杰,在看到小杰停下来后,奇犽也停了下来:“怎么了?”小杰看着奇犽,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恍惚感让他说不出话来,奇犽见小杰盯着自己发愣,又补充问了一句:“不去……楼上么?”楼上。小杰忽然明白了现在的情形。他露出了笑容,这本是不合时宜的,但他确实就是这样做了。“能再次和奇犽相遇,真是太好了。”小杰说:“奇犽,我们一起去打败她吧!”
奇犽的恐惧和疑惑一扫而空,他刚才杀死蚁兵时那种不可言喻的心情现在全都不重要了,“我们一起去打败她”,这才是最重要的。可刚才小杰说了“再次”,这是什么意思?奇犽在沉浸于小杰炽热剖白的同时捕捉到了一个微妙的词汇。
不过奇犽并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现在他们正面临着空前棘手的劲敌,尼飞彼多。

 

小杰和奇犽本来是准备从东塔二楼直接跃到中央塔三楼的大殿去的,但那里既没有王也没有彼多,现在在那里的是正在进行一对一对决的莫老五和普夫。小杰知道,下一刻,他们二人将会看到西塔二楼直冲入云的光柱,奇犽的爷爷化龙而去,带着王和会长飞向既定的目的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看到尼特罗。上一次他并不知道这就是诀别,正如他不知道凯特已经死了。而这一次呢?小杰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念龙远去的方向。已然逝去的追不回来,将要逝去的也留不住。这样的念头瞬间让他后背发凉,他看向奇犽。奇犽正看着桀诺,“会长的朋友就是爷爷”,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准确地说,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虽然在龙箭射下来的时候,奇犽就想到了这件事,但当他亲眼目睹时,还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慌和震惊。
这将是怎样的战斗……和对手……
“奇犽,我们走。”小杰说。他知道奇犽会跟着他一起去,但这次他选择追随在后。奇犽的眼神有些迟疑,他像是想问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小杰将奇犽的犹豫尽收眼底。于是他说:“不论哪里,我们都一起去。”
桀诺目送念龙消失在远方,他回头看到并肩而立的少年。时间将他们打磨成硬朗挺拔的模样,当初稚气的轮廓如今显得尤为棱角分明,桀诺不知道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修行和战斗,但丰沛的能量与生命力正从他们体内源源不断地溢出来。他看向奇犽的眼睛:清晰、清澈、清醒。“变了啊!”这个当初得到了席巴的认可堂堂正正走出家门的孩子,真的是……长大了啊。恐怕伊路米的针早已被拔掉,那个爱弟弟爱到扭曲的哥哥还是失败了:谁说奇犽不能有朋友?
桀诺此刻只想快点回到枯枯戮山的家里去。“我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任务之外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跃上高台:“里面的情况你们自己判断吧。”将要说的话全部吞下,桀诺消失在黑暗中。
“里面的……”奇犽感受到了桀诺话中的蹊跷,他的观察力总是那么敏锐。小杰回想起当时奇犽声嘶力竭劝阻自己时说的话,那和事实相差无几。奇犽只怔愣了片刻,他接着说道:“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打败彼多,复原凯特!”
小杰当然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凯特死了”这句话,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啊!全世界都接受不了这件事,杰.富力士也不行。要怎样才能面对这个事实啊?凯特死了,那个教会他不要在母狐熊繁殖幼崽时闯入森林的凯特,那个教会他要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凯特,那个得到了金的认可的凯特,死了啊!小杰仿佛又看见了昏黄的烛光中,凯特轰然倒下的身影,彼多的玩具修理者正在治疗她自己的手臂。彼多不会救凯特,彼多救不了凯特。重现的这一认知让小杰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的瞳孔再一次由暖褐色变为黑色。彼多就在里面,这个骗子,这个杀人凶手,这个……恶魔!
在小杰呼吸节奏改变的瞬间,奇犽立刻就发现了异常,他以为是迫不及待想要复原凯特的信念让小杰变成了这样。仇恨的表情占据了小杰的面孔,奇犽觉得这样的小杰特别陌生。“小杰?小杰!………小杰!!!”奇犽的呼唤让小杰回过神来,“还好有奇犽啊。”小杰望向里面的房间,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一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们进去吧。”
“嗯。”

 

女孩染着血的身体无力地横卧在地上,诡异的巨大念人偶飘浮在她上方。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剪刀和镊子发出清脆而有韵律的咔嚓声。但这韵律很快便被打破了。
尼飞彼多无法使用圆,但猫科动物特有的灵敏听觉和第六感都告诉她:有人在靠近。她回头,黑暗的走廊中有两个身影逐渐清晰起来。是两个孩子,一个满头黑发朝上竖立着,椭圆形的琥珀色眼眸中燃烧着怒火,自己的身影映在里面,正被那熊熊烈火焚烧着;另一个孩子有着细密柔软的银发,一对好看的冰蓝色猫眼透出担心的神色,他在担心什么?对了,他应该一定是在担心那个黑头发的孩子吧。彼多不认得这两个孩子,或许认得,但现在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她唯一想得起来的事是:他们对自己充满敌意,而自己现在要全力保护小麦。
又一次看见这一幕的小杰走上前一步。彼多改变了刚才蹲着的姿势护在小麦身前,她完全没有杀气。“你还……记得我们吗?”小杰说:“我们要,打败你。”奇犽看不见小杰的表情,但小杰的声音很冷静,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又向前走了一步。“小杰!”虽然尼飞彼多没有杀气,但谁也不能保证在这么短的距离,她不会突然发动念向小杰攻击,而小杰的缠只是和平时一样的薄薄一层,这种程度完全抵挡不住彼多的一击啊,奇犽在呼唤小杰的同时握紧了口袋中的悠悠球,盘算着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怎样将小杰拉到安全的距离。可是小杰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继续向前走:“奇犽,我都知道的。”
“不要!”尼飞彼多惊呼:“请不要,再靠近了!”她双膝跪地,双手向上摊开表明她的毫无恶意。小杰视而不见,他走到彼多面前停下,微微弯下腰俯视彼多和她身后的女孩。“你是要……救她吧?”小杰开口,虽然语气还很平静,但说出的话却尖刻刺耳:“真可笑,像你这样的凶手……也会救人啊。”奇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样讽刺阴森的话却正是来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线。“好,我让你救她。我等你。”小杰继续说:“给你一个小时。”尼飞彼多的瞳孔猛地收缩,她的治疗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才可以使小麦脱离生命危险,而那个孩子……是巧合吗?她咬紧牙关,冷汗已顺着脸颊流下,滴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脆响。“小杰!”奇犽也向前踏了一步,小杰的反应太反常了,他知不知道自在在做什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哦。”小杰转过身来看奇犽。搞什么!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竟然……竟然毫无防备地将后背展露给敌人!但奇犽立刻发现另一件事,那就是小杰的眼神,那个眼神是那么熟悉,那是……对了,那是当年,还是一名杀手的自己的眼神。
“我等你治好她再和你战斗。”小杰已经回过身来,他看着彼多垂着的耳朵道:“不用装着这幅卑躬屈膝的可怜样子,也不用假惺惺地折断自己的手臂。用不着。我等你一个小时。”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奇犽冲到小杰身边,不可置信地看着小杰说出这番话来。彼多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面前的男孩毫无杀气,但他的气场……已经……已经完全压制住了自己!
“我给你时间救她,作为交换,到时候你要和我们公平地决斗,这是约定哦。”小杰面无表情地俯下身子,凑近彼多的耳边:“不然,我就杀了她。”然后他直起身子,看着正在被救治的女孩:“你知道我能做到。”
他会的,他会的,他会的他会的……他会的!!!尼飞彼多脑中这个声音在不断扩大,她的衣服早已经被冷汗浸湿,正冰凉地贴在身上。只好遵守约定了……必须遵守约定了!“我一定……遵守约定!”彼多下定决心,当她终于有勇气抬起头看小杰时,她发现自己根本看不穿他的表情。
小杰似乎笑了笑,又或者没有,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挑了挑眉,说:“我们现在去做别的事情吧,奇犽。”奇犽被这句话吓坏了,别的事情,他们要做的事情不正是找到彼多、牵制彼多、打败彼多么?伸手抚上小杰的左肩,轻轻颤抖的指尖传达出他的担忧和不安,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心情,小杰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奇犽,你是相信我的吧。”相信你,当然相信你,奇犽在一瞬间释然,回握住小杰的手:“好,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陪着你。”

 

 

写在后面: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谢谢你的不嫌弃╭(╯3╰)╮

ooc得突破天际了,并且继ooc之后逻辑死也显现出来了,心塞塞的~~~~(>_<)~~~~ 

小杰返回的地方大概是113集13′50″左右,也就是他们两个冲进东塔准备上二楼奇犽杀掉了两只兵蚁和章鱼哥擦肩而过的时候,好吧那里根本没小杰什么事23333

下面的剧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发展,我要再刷两遍后面几集才成,又要看痴汉普夫了,你明明是辣么美的一朵美蓝纸,为什么偏偏是个变态颜艺啊_(:з」∠)_

第一条分线不知道要撸多久,争取1.1.2在18号之前撸完·······吧TUT

再拜,以上。

评论
热度 ( 5 )

© 苍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