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临

众爽爽不如独爽爽(*/ω\*)

#早恋组#【后悔药】1.1.2

写在前面:

今天下午磨出来将近2600,也是拼了,完全不会描写战斗场面,哭QAQ

说好的合情合理呢,为什么感觉什么都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啊,心好累,累趴。。。。。

撸这段把115到119看了六七遍,快被尤匹那张恐怖的大脸吓疯了(╯﹏╰)

千错万错都是腐奸的错(╯‵□′)╯︵┻━┻

拜,以上。

 

 

1.1.2

 

百合花的香气,蝴蝶拍动翅膀的声音,清泉冲刷着光滑的鹅卵石,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
春天来了,还是,这里是天堂?
一只蝴蝶停在他面前,玫瑰色的翅膀闪闪发光,他想伸手去触摸,但下一秒,蝴蝶消失了,花香和泉水消失了,阳光也消失了。眼前是崩塌的楼梯和满是瓦砾的大殿,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粉尘,他想咳嗽,却咳出来一口血,顺着他的下巴流下,吧嗒一声滴在地面上。
秀托觉得好累,仿佛他毕生的力气都已被刚才破灭的梦境带走了,虚浮的身体再也控制不住念能力幻化出的手,他重重地跌落。“不能……失去意识……”秀托想起在战斗中承受着丧命的风险夺取的尤匹的一只复眼,失去意识的话,黑暗旅店就会被解除。“……即使…是这点微小的损伤………也不能因此浪费……”他握紧了拳头,渐渐失去光彩的眼睛又重新亮起微弱的光:“我……还……可以战斗……”梅雷翁泪流满面,他看着秀托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匍匐前进,暗红色的血迹蜿蜒成一条触目惊心的道路。他想救秀托,可是他做不到。现在的他必须全心投入战斗中去,使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大家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小杰和奇犽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当然看不到隐身的梅雷翁,他们看到的是奄奄一息却仍然想继续战斗的秀托,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手,一点点将身体向前拖动。“神的不在场证明,解除!”梅雷翁看见他们两人的到来解除了念能力,向他们转述这里刚才发生的事。“看来拿酷戮是想一个人搞定啊……”奇犽皱了皱眉:“不论怎样,要先把秀托安置好。”他和小杰一人一边架起秀托,将他带到花园的一个偏僻角落。“……谢…谢谢你们………但是……”秀托挣扎着,手背上的血管一条条爆出来:“但是……”“秀托,你放心,我们会好好教训他的!”小杰用力捏了捏秀托的双肩:“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好了!”
拿酷戮返回大殿的时候没有看见秀托,他不知道秀托已经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于是他又去寻找尤匹,可是尤匹也不在这里。大殿里空无一人。
不,并非空无一人,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肩膀上的黑雾没有消失,这个家伙显示的数字不断增加……………我要尽快找到王!”尤匹在中央塔三楼既没有找到彼多和普夫,也没有找到王,更让他气愤的是,那里充满了奇特的烟雾,而他的攻击竟然完全没有效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附在尤匹身上的波克里林又计算了一次利息,他开始回想刚才的战斗。“真是失策!要是把下面的苍蝇杀掉,搞不好肩上的黑雾就能消除…………但是,我要先找到王!”矛盾的心情让他更加愤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可恶!真是烦死了!”
孟徒徒尤匹不擅长思考,与枭亚普夫、尼飞彼多不同,蚂蚁与魔兽的混血让他在战斗力方面占尽优势,而相反的,在有关个体思维与能动意识上,尤匹则完全处于劣势。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状况,自己受到了莫名其妙的攻击,另两名护卫军音讯全无,最关键的是:王不见了!尤匹折返二楼,他要全力寻找王的下落,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任务与使命。
“嘿,蚂蚁!”一个声音从二楼大殿传来。尤匹望向大殿,是在刚才那场战役中的两个少年其中之一。怎么又来了一个!缺一只胳膊的和赤裸着上身的还没有解决,怎么又多出来了一个刺猬头的!“搞什么啊!一个一个的!”他从楼梯上一跃而下,落在少年面前。伴随着咆哮声,尤匹改变了外形,他的体型剧烈变化着,那仿佛将邪恶具体化一样的姿态,非常明显地,只是单纯追求破坏。而少年并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恰恰相反,他像是甚感欣慰地轻笑了一声。在尤匹发怒的同时少年已开始狂奔,而当这个笑意出现在他嘴边时,他已奔出了中央塔大殿。身后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少年一跃而起,中央塔塌陷了一层,整座建筑向西倾斜过去。尤匹的身体膨胀到几倍、甚至十几倍大,像恶鬼般的面孔浮现在他的身体上,充满恶意的气息冲天而起。少年跃起到最高点,受重力的作用开始下落,他抿紧嘴唇,右手握成拳,气汇聚到他的右拳,金光四射。
——“落雷!”一道闪电从空中劈下。闪电正击中尤匹,顿时他整个人都僵直了。“嘭!”闪电落下的同时少年的拳也落在尤匹将要膨胀到爆炸的身体上,又是一声巨响,尤匹爆炸了。少年动作不停,拳头不断落下,而刚才在膨胀时集聚了大量的气的尤匹,不但因那道凭空出现的闪电全身无法动弹,更在爆炸之前被钻了空子,少年积蓄已久的一拳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脖子断了么?好像是的,但没有关系,只要可以动,只要可以反击,就一定能将这群苍蝇,不,是这群蟑螂全部碎尸万段!
“嘿,看上面,蚂蚁!”尤匹条件反射地抬头,又是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伴随着闪电落下的还有一个银发少年,正是在之前遇到的那另一个!
完全不给尤匹咆哮的时间,也不让他有时间变形,奇犽剥夺尤匹的自由,战斗呈现了压倒性的差距。小杰已挥出了几十拳,但他依然不停下。“……这一拳是秀托的……这一拳是拿酷戮的……这一拳是奇犽的……”小杰的拳向尤匹的头部和断裂的颈椎攻击过去:“……这一拳是会长的……这一拳是凯特的……凯特的……凯特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小杰的拳风更凶狠地劈了下去。在使出疾风迅雷之余奇犽化为利爪的右手僵在空中,他看出刚才的攻击已对尤匹造成了致命伤,而第一拳所消耗掉的尤匹的气更是惊人的,现在的尤匹完全不足畏惧,自己的手刀一定能够捏碎他的心脏。但小杰重复着凯特的名字疯狂挥拳的动作让他无法这么做,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是在泄愤啊……奇犽看着小杰的背影:“他现在的压力太大了,就让他、让他发泄出来吧。”
尤匹彻底动不了了,他全身的骨头都碎了。“可恶!我还没有找到王!”他这样想着,可是另一个疑问占据了他逐渐失去意识的大脑:为什么?这两个小子……为什么?其实尤匹想问的是这两个少年为什么会抓住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这一瞬间的弱点。他当然不知道——到死都不知道。
“够了,小杰。他死了。”小杰停下了手,奇犽上前一步掏出尤匹的心脏捏碎,另一只手击碎了尤匹早已破碎不堪的头颅。
这一次,终于……小杰看着尤匹残缺不全的尸体,回想起刚才战斗的情景,那个情景是拿酷戮在他痊愈后和他聊天时多次说起过的。“我打了那个混蛋八拳,八拳啊!”拿酷戮大大咧咧地笑着说:“后来我才知道,多亏了奇犽啊!”
是啊,多亏了奇犽,不是奇犽就不行!小杰转过头看奇犽,发现奇犽也正在看着自己。
“我们打败他了!”
“是啊,我们做到了。”
两个少年相拥而泣。
正从中央塔三楼赶来的拿酷戮恰好看见了这一场景,于是他也瞬间热泪盈眶了。
现在距战斗打响已过去了十五分钟。

 

 

写在后面: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谢谢你的不嫌弃╭(╯3╰)╮

大概是从115集11′的地方开始,也就是拿酷戮把尤匹引走秀托摔下来那里,从112集到117集来看如果小杰和奇犽的行为按照1.1.1的情节发展,那他们赶到中央塔的时候应该刚好是在这个时段左右。

小杰既然来自未来那自带被剧透一脸的技能应该、大概、也许是没问题的吧,牵强是必须的,没逻辑也是必须的,反正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快点把萌兔兔弄死23333

这段写得干巴巴的,完全没有两个小孩的感情戏啊,伐开心【能怪谁

想办法在1.1.3里添一点小粉红并且争取让大家顺利把普夫弄死,他俩都死了就没人去救王了就不用想怎么把王弄死了哈哈哈哈哈我好鸡汁【←_←

顺便其实他们三个吃来吃去那里看得我好恶心我一定是只果子狸= =

再拜,以上。

评论
热度 ( 3 )

© 苍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