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临

众爽爽不如独爽爽(*/ω\*)

#早恋组#【后悔药】1.1.4

写在前面:

5000+我要吐血了TTTT_TTTT

逻辑问题找都找不完,第一条线都把我累挂了,后面的线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心塞已经不能形容我的感受了,为什么我要玩这个花式作大死啊QAQ

很大的篇幅是直接抄的字幕,一句一停臣妾也是很辛苦的~~~~(>_<)~~~~ 

千错万错都是腐奸的错(╯‵□′)╯︵┻━┻

拜,以上。

 

 

1.1.4

 

在奇犽举起食指差不多三分钟前,中央塔三楼的局势发生了变化。
不过一切从十分钟前说起可能更加合理。
拿酷戮悬在空中。他自认最大的优点,就是逃得快。为了让同伴逃跑,他将警察打倒,凭着脚力和四台巡逻车和数十名警察相持了一天一夜,结果成功逃脱,这是小学毕业那天的事情。维持最高速度持续奔跑的持久力,甚至远超猎豹。为了秀托而现身,采取了打完就跑的扰乱战术,拿酷戮大体上是正确的。所以在避开尤匹的攻击顺利落地后,拿酷戮全力向花园奔跑。但一击落空的尤匹这时却没有追来。
如果说有误算,那就是观点不同:对于秀托和拿酷戮来讲,尤匹是重要的目标;但对于尤匹来说他二人并不算什么。护卫军的任务就是保护王,以不让敌人接近王的信念行动着。尤匹认为王还在大殿,自己的任务就是监视楼梯附近的情况,他坚信现在彼多和普夫两人一定在护卫着王,所以对尤匹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让敌人接近大殿。在敌人的数量不明的情况下,附在自己身上的敌人能力不重要,逃走的敌人、濒死的敌人,这些都在警戒范畴之外。
于是在经过二楼时发现原本已遍体鳞伤的敌人不在那里时,尤匹并没有多想就去了三楼。“彼多!普夫!不在吗?喂!”三楼被重重烟雾覆盖,尤匹看不到烟雾里面的情况,于是他只好提高声音大喊另两名护卫军的名字:“回答我啊!听不到吗?喂!”可是尤匹完全得不到回应。双手化为触须像烟雾攻击,但随后尤匹发现竟然完全没有效果。
不,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和普夫对峙着的莫老五听见尤匹的声音后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动摇。“那是尤匹吗?难道他们两个已经被干掉了?”莫老五奋力压制住疑问:“会长那边顺利就行了。”可同时他又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普夫一声都不应?奇怪!他为什么如此悠哉地躲在里面?正常来说,他应该慌张地拼命找王才对!我们……对他们…对他们护卫军的认识是不是有所偏差?这次的作战,真的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吗?”他注视着完全没有变化的蛹,最终还是握紧了烟斗:“不要犹豫!我好好完成我的任务就好了!”
此时在蛹里的枭亚普夫并非如他表现的一般毫无反应,他的鳞粉乃爱泉已感知到了莫老五的疑惑、不安和焦躁,然而即使存在这些负面情绪,信念所占的比重依然没有动摇。“的确是个优秀的战士,看得让我入迷啊~”普夫下了最终结论:“不过,这也会成为影响你做判断的枷锁!”
“老大!”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穿越重重烟雾传了进来,对面的莫老五在听到这声呼唤时神色也突然改变。是同伙吗?看来是的。可刚才尤匹确实在呼唤自己,也就是说,尤匹并没有被打败,而敌人却也还活着!“尤匹竟然没有杀死敌人!”普夫意识到这件事后,他的感情又不可自拔地陷入了强烈的波动中。“啊!我的失职已经让我无颜再继续担任王的护卫军了!可是尤匹!他竟然没有杀掉意图谋害王的敌人!甚至还放任敌人随意出入王的宫殿!尤匹!你也不能再做,不,是不配再做王的护卫军了!你甚至不配再继续留在王的身边!”想到王,普夫简直要留下眼泪了,他的王下落不明,而尤匹竟然使可能危及到王安全的隐患继续存在。
和尼飞彼多、孟徒徒尤匹不同,枭亚普夫自出生以来就带有扭曲的忠诚和过分的种族荣誉感,但他把这种偏激的感情视为对奇美拉蚁这个种群独一无二、无人可及的爱。“王是站在世界顶端的存在!王将要统一所有的物种!”普夫千千万万次这样告诉自己。因此,对于放任王和卑微的人类接触以致堕落的彼多和天生不擅长思考的尤匹,普夫存在着极大的不满。“只有我!只有我可以帮助王完成物种统一大业!王啊!我的王啊!”
但是之前的龙星群摧毁了普夫的自尊与自信,当他赶到王所在的中央塔三楼大殿时,只看到了满目疮痍。“竟然弄成这副模样……关键时刻竟未随侍在侧,这样还算是王的直属护卫军?”普夫自嘲地笑起来:“连王的行踪也不知道,还配是王直属的护卫军?不!我没资格当护卫军!事实仅此而已!”普夫的忠诚心因为太强所以也脆弱,在绝对理想的大前提下无法修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护卫军普夫,普夫啊!无能的普夫,真是愚蠢!失职的护卫军普夫啊!接下来要去哪里?没有头绪吗?接下来前往的地方假如王不在,我就是比无能更不堪的垃圾吧!不……无能的普夫啊,你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不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不但不希望自己与她为伍,也不希望王这么做!“不希望位居绝对的王因为担心下贱的人类有意外,而亲自踏足那下贱的人类的房间,这种事万万不可!虽然……‘王恐怕正是身在那里’……我来这里之前,大概已经察觉到了……我没资格当护卫军!并非因为我不知道王的所在地,而是明明知道自己却没有身处那个地方!”枭亚普夫弄丢了他的王!不!是枭亚普夫明明知道王的所在却不愿追随!“好了,垃圾不如的背叛者普夫,从现在起我只是一头小虫,不能再对自己有任何期待,因此不能对王有任何奢望。只能一心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
为王效忠!!!普夫再一次在心中呐喊:“王啊!可怜的王啊!您的护卫军都背叛了您!枭亚普夫,孟徒徒尤匹,他们都不配再做您的直属护卫军了!王啊!王啊!”但是,就算不配再做护卫军,我也要为王效忠,将这群人类,这群低贱的、胆敢觊觎王的人类杀掉!尤匹做不到的,我来做!
将覆盖在莫老五四周的鳞粉撤回,普夫把自身分解为无数纳米级的小颗粒。“只留本体在这里就可以了,我要用我的分身,去杀掉你的同伙!”普夫在心里默默计划的同时,那些细微的颗粒已顺利穿过烟雾的包围。
“等先收拾了他们,再回来干掉你!”


不信任可能有很多原因,但信任却是没有原因的。
至少对拿酷戮来说是这样。所以当小杰说“尤匹就交给我们来对付好了”时,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少年,郑重地点了点头,不是乐得清闲,更不是贪生怕死,拿酷戮只是觉得,他们能做到,仅此而已。
“呐,拿酷戮,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小杰顿了顿,没有说下去。“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会做到。”拿酷戮握拳:“哪怕是粉身碎骨!”小杰抬头凝视拿酷戮:“请你,去告诉莫老五先生,无论如何都不要解除监狱封锁!”哈?这算什么重要的事?奇犽默默腹诽了一句。这不是本来就计划好的吗?这个家伙,今天太不正常!从刚才对彼多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开始,他就一直在做奇怪的事!“奇犽,你是相信我的吧。”奇犽又想起小杰看着自己的眼睛说的这句话。应该有原因的吧,小杰,那你告诉我啊。“这……”
“这算什么重要的事!”奇犽本想问“这其中是有什么原因的吧”,但刚一开口拿酷戮就暴喝出声:“当初大家计划的本来就是这样吧!你们两个小子要去送死!所以支开我去做这种无意义的传话工作?!”“呃,不是啦拿酷戮,不是这样的~”小杰笑着摆手,眼睛眯成一条缝:“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哦!请你务必让莫老五先生不要解除烟雾,拜托你啦拿酷戮!”
“可是……”拿酷戮还想说什么,奇犽打断他:“好了大叔就这样吧,这个家伙既然这么坚持,那大概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你照他说的做就好了。”见拿酷戮犹豫的表情,奇犽又不耐烦似的摊了摊手:“没时间了,你快去吧大叔~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在这很碍事耶!”“啊哈哈哈哈,奇犽最好啦!就知道奇犽你最了解我~”小杰一把搂住了奇犽的肩膀:“可是这样没礼貌哦,怎么能说拿酷戮碍事呢~”
拿酷戮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碍事。

 

“这个碍事的家伙!有那么大本事吗?尤匹竟然没有杀掉他?”普夫的分身穿越过烟雾,看到了正在高声呼喊的拿酷戮。“不过没关系,我来杀掉你也是一样的!”普夫本来也准备用分身偷偷穿越封锁去扰乱敌人的行动,但当他在使用鳞粉乃爱泉时是不能使用蝇王的,所以他只能将极少量的细微颗粒送出去,同时静候时机等待莫老五的松懈。但拿酷戮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那份狂热的感情妨碍了他正常思考,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将分身全部送出包围来解决这个不速之客。
“老大!无论如何都不要解除监狱封锁!无论如何都不要啊!”拿酷戮重复着。其实,当莫老五听到那第一句“老大”时就已经清醒了。他们没有死,至少拿酷戮还没有死,所以和尤匹周旋的任务并没有失败,而自己只要困住普夫,就是对同伴最大的帮助!“无论如何都不要解除监狱封锁!”师徒二人在此时达成了共识。
枭亚普夫突然凭空出现在拿酷戮面前,“这是!难道这家伙已经逃出来了?!”拿酷戮错愕地抬起头,普夫看也不看他就转身飞走。“竟然敢无视我吗?难道说老大的封锁失败了?不,不可能,要是真的失败了的话,这家伙不会现在才突然出现!一定是他以为我是来助战的,所以使出障眼法来引开我!一定是!正合我意呀,终于要好好打一架了吗?”边这样想着拿酷戮边追了出去:“他也要离开这里吗?正好!到其他地方去对决正好不会影响到老大!啊!我今天脑子竟然转得这么快!我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这么多事!我好厉害呀!”
确实厉害,因为普夫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其实以他的头脑并不会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尤匹没有杀掉敌人不代表他不会杀掉敌人,一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而用分身的自己无论是速度还是战斗力都远远无法和本体相比,用这样的状态扰乱敌人还可以做到,但彻底解决敌人,普夫并没有把握。可是狂热的信仰剥夺了普夫冷静判断的能力,他不顾一切地想要捏碎敌人的头颅,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
他们来到中央塔二楼,小杰和奇犽已经将尤匹引走,现在大殿里只有拿酷戮和普夫二人。“混蛋!我们来较量较量吧!”拿酷戮的拳挥出,那是带着能将敌人打飞到地平线的力量的一拳,波克里林应该会因这一拳记下一大笔债务。但事实却是波克里林非但没有出现,普夫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分裂为无数颗粒:刚才那一拳,落空了!“我早已看出你会对我攻击,所以,尽管是这样状态下的我也能避开你的拳。”无数颗粒又汇聚在一起构成普夫的身体:“不妨告诉你,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个分身,但尽管这样,我也不会和你较量,因为……我要杀了你!”果然是障眼法吗?拿酷戮注意到了“分身”这个词,也就是说,这家伙其实还是被困在监狱封锁中的吧。“真是狂妄呢!你这个家伙!”拿酷戮不禁大吼起来:“只是个分身就敢说杀了我!真让人火大呢!蚂蚁!”他又一拳打向普夫。这一拳没有落空,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身上,普夫被击退了数步远。
并非躲不过,而是拿酷戮的话让普夫愣住了。“蚂蚁!”普夫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什么,那就是:到王身边去!无视盛怒的拿酷戮,普夫化身为众多小分身飞出大殿。
拿酷戮奔向三楼,他以为普夫的分身是要回到本体那里去,因此他必须回到莫老五身边帮助莫老五。一阵剧烈的震动,建筑塌陷了一层,整体向一侧倾斜过去。“嘭!”又是一声大爆炸,那是小杰和奇犽正在和尤匹战斗吗?但拿酷戮顾不了这么多,他要到三楼去,他要阻止普夫的分身和本体汇合。“小杰,奇犽,拜托你们了!”
普夫的分身当然不是要回去和本体汇合,他正在全力寻找王。“那个女人!王一定是去了那个女人那里!”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普夫明白这就是事实。可是他冲进西塔二楼迎宾厅时并没有看见王,他看见的是尼飞彼多,和——“那个女人!”普夫激动地指着小麦:“彼多!你竟然也置王于不顾!而在这里救那个女人!”“不,正因为我不是置王于不顾,才会救小麦的,普夫。”彼多护在小麦身前:“完成王交代的事情,不正是我们护卫军必须要做的吗?”普夫低下头,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好啊,好啊好啊好啊!那么你救她吧!我要到王的身边去!”“好,请你快去王的身边吧!他们带着王向南边去了!”彼多指着王离去的方向,普夫瞬间飞了出去。因此他没有看到,尼飞彼多的脸颊上也滚落了一滴眼泪。“普夫,拜托了!”
在爆炸发生的同时,莫老五举起了烟斗。其实,在拿酷戮一拳打中普夫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出了准备。“波克里林突然出现是说明普夫受到了拿酷戮的攻击,但是怎么可能?普夫明明在这里,是怎么受到不在这里的拿酷戮的攻击的?但是波克里林附在蛹上是说明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蛹里的都绝对是普夫!就是这样了!波克里林能指引我普夫的所在!把普夫困在这里,这就是我的任务!无论如何都不要解除封锁!无论如何!”这样想着莫老五挥动烟斗打破了蛹:“但是现在我要看看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老大!不要解除封锁!”拿酷戮大喊着奔上三楼。但是已经晚了,烟雾正在慢慢退去,一片粉尘中出现莫老五的身影。“老大你……”拿酷戮心急如焚地上前,但眼前的画面让他说不下去了。莫老五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他手里是已经停止了呼吸的、蜜蜂大小的枭亚普夫。
随着本体的死去,正赶向王身边的普夫的分身也一同死去了。“王啊!我的王啊!我最终也还是没能到您身边去啊!”这是普夫最后想到的。然后他的身体化为碎片,被风吹散,消失了。
就在那双五光十色的蝴蝶翅膀消失的同时,南方的天空上开出了一朵金色的蔷薇。

 

 

写在后面: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谢谢你的不嫌弃╭(╯3╰)╮

撸这段的时候又把113到120看了五六遍,简直要被尤匹的大脸和普夫的颜艺搞疯了,最可恶的是又看到了小杰说“和奇犽无关”分分钟气死我!!!!!

不过终于把变态普夫弄死了我好开心~\(≧▽≦)/~

开始一直不知道怎么弄死他是因为小杰都自带剧透一脸技能了直接告诉莫老五不要解除能力等普夫的分身都跑掉了就可以把本体捏死了,后来一想这样一来剧情走得太快没啥好写的二来直接当着普夫的面这么说出来真的没问题么普夫会糊他熊脸的吧 -皿-

这个花式死法简单地说就是:小杰让拿酷戮去告诉莫老五不要解除能力【。但是拿酷戮一喊普夫心理防线就崩溃了【。所以不管不顾把分身都用来杀拿酷戮只留个小蜜蜂本体在蛹里【。后来分身被拿酷戮打到了本体上就挂了个计算器【。然后莫老五把蛹打碎根据计算器找到了小蜜蜂普夫【。最后轻而易举把他捏死了【。

臣妾让变态普夫死得这么符合no zuo no die臣妾也是很不容易的好么←_←

这一段里没有两个小孩的感情戏好桑感啊,中间只插了一点点#论如何闪瞎碍事大叔#,可怜的拿酷戮被我写得好特么一惊一乍而且怎么到哪都被说碍事23333

枭亚普夫咆哮体磨得我也是醉了,“王啊!我的王啊!我要为王效忠!为王效忠!!为王效忠!!!”我现在脑子里还在loop这句。。。。。

会长和王那边的情节由于从未来回来的小杰同学没有参(捣)与(乱)所以不会有变化,鉴于萌兔兔和变态普夫都已经成功被弄死了,所以王的死法大概就是被炸弹炸了还没吃的于是就死了这样,我就不写了_(:з」∠)_

再拜,以上。

评论 ( 2 )

© 苍临 | Powered by LOFTER